时光美人 | 永远的戴安娜王妃: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 - 时光美人 | 永远的戴安娜王妃: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时光美人 | 永远的戴安娜王妃: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时光美人 戴安娜王妃 珠宝频道

本文转自新浪微博

光阴荏苒,弹指间,戴安娜王妃已魂消香断二十年。

生前,她拼尽全力在传承真善美的路上一往无前。身后,她把无尽的思念和难言的伤痛留给所有热爱她的人。

无论经历多少诋毁和赞美,不容质疑,她永远都是英格兰风中那朵最美丽的铿锵玫瑰。

她的一生如流星划过天际般,短暂而璀璨。

成长,带着原生家庭深深的创伤

出生名门贵族的她,童年却是无爱而冰冷的。

在她前面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她的父亲极度渴望一个儿子来继承自己的爵位,这种情形下,戴安娜的出生必然令他极度失望。

父母从来不说爱她,也从来不拥抱她,顶多只会蜻蜓点水般亲亲她的脸颊。

他们传达给她的信息一直就是,弟弟很聪明很棒,而她很愚蠢,什么都做不好。

亲生的父母却让年幼的她觉察不到半点爱的温度,她的成长历程带着原生家庭深深的暗伤。

八岁时,父母离异,戴安娜从报纸上得知了父亲再婚的消息,因为不喜欢继母,她打了父亲一巴掌。这个举动也能看出她性格中叛逆和倔强的一面。

九岁时,幼小的她被父亲强行送到寄宿学校读书。

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她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也赢得了同学们的喜欢。

前往瑞士完成学业后,她在伦敦当了一名幼儿园保育员。虽然出身高贵,但她一直在平民间成长,这为她日后成为平民的王妃奠定了坚实基础。

1980年,戴安娜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貌少女。

一次聚会上,她邂逅查尔斯王子,王子突如其来亲吻了她,整晚形影不离地追随她,打开了她少女情窦初开的心门,他们相恋了。

婚礼,是刺伤她的一把凌厉的双刃剑

仅仅见了13次面,1981年2月24日,查尔斯和戴安娜举行了婚礼,轰动世界。

一切发展得是那么地神速而又顺理成章。

婚礼宛如童话般梦幻而美丽:戴安娜披着洁白长达8米的婚纱,戴着夺目的钻石皇冠,登上华贵的马车,携手英俊的王子,所到之处,皆是热情欢呼的民众,人们争相目睹年轻貌美、单纯可爱的新娘。

她的幸福来得那么快那么令人眩目,但她心里却莫明地忐忑不安:她说,“我意识到我扮演了一个重大角色,但我不知道我将面临什么。”

年轻的她似乎已经隐隐预感到了什么,但她依然坚信自己对王子的爱,她也相信王子对自己的爱。能走进婚姻的人必然是相爱的,不是吗?

生活很快揭开了温情脉脉的面纱,露出了狰狞丑陋的一面。

年轻的她,带着原生家庭不能明言的暗伤,幻想着能用婚姻的温暖治愈自己。她全身心地爱着查尔斯王子,期待他用同样热烈的爱来回应。

很快她就失望了。

现实,导致她幻想彻底破灭

新婚的甜蜜转瞬即逝,王室的繁文缛节令她焦头烂额,而女人的直觉则让她强烈地感觉到查尔斯的冷漠和疏离。

聪慧的她很快发现了婚姻中的“三人行”之怪现状。

她说,“我的丈夫爱着别人,我对此一清二楚,这是女人的直觉。”

她心痛地质问心爱的丈夫,得到的却是对方不以为然的回答。查尔斯满不在乎地说,“我拒绝成为没有情妇的威尔士亲王。”

她勇敢地向情敌卡米拉宣战,却得到了她得意的嘲讽:“你已经得到了一切,有了两个漂亮的孩子,人们都爱你,还想要什么呢?”她说,“我只想要自己的丈夫。”

她企图寻求王室的帮助,却得到了难以想象冷漠的回应。

女王冷淡地回答说,“查尔斯已经没救了。”

所有的一切令她沮丧而绝望。

善良的她不忍伤害别人,只能选择自残的方式来吸引丈夫的注意。

她抑郁暴食,不惜用刀割伤自己,当鲜红的血液流出,她才能得到一丝轻松和快意。

怀孕数月时跳下楼梯,只为阻止丈夫前去约会情人。

她一直深爱着查尔斯,期待能唤回丈夫的心。

因为他说她好像发胖了的一句话,短短五个月就把腰围从二尺二减至一尺八。

即使已经有了帅气的威廉王子和可爱的哈里王子,她甚至还打算再生一个孩子来挽救他们濒临破碎的婚姻。

当一个男子的心游离在你之外,注定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期间,查尔斯一直沉溺在卡米尔的怀抱不能自拔。

1992年12月9日,时任英国首相的梅杰在议会宣布双方正式分居。

曾经看似童话般美好的婚姻带给她的竟是无尽的伤痛。她用加倍努力工作来治疗自己在这段死亡婚姻中的伤痛。

抗争,在博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她越来越感觉,只有在民众中,她才能找回最初的自己。同时,她的真诚、善良、美丽、高贵使人民深深折服。

她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慈善事业当中:

她与艾滋病患者和麻风病患者亲切握手;

亲手在津巴布韦为难民分发食品;

在萨拉热窝访问战争致残的儿童;

1987年6月,她将自己的79件服装拍卖所得的350万英镑全部捐赠给抗艾滋病和抗癌协会……

她在民众中的威望越来越高,锋芒直逼查尔斯王子,直至风头远远盖过他。

当她与王子分走在道路两边,人群总是蜂拥至她所在的一边,人们争相目睹平民王妃的风采,激动地说,“她真的是太美好了。”

这一切,令王子相当不快,也引起英国王室的强烈不满。

英国王室认为她认真工作的态度是极其愚蠢的。在他们看来,只要高高在上地敷衍一下,表示表示同情就行了,何必那样与那些弱势人群不分尊卑地真正地打成一片呢。

她被王室视为异类,遭受排挤,她所付出的一切都得不到半分肯定。

“摧毁一个人心智的最好方式,就是孤立。”

辛苦一天的她回到偌大的王宫,没有迎接,没有问候 ,没有安慰。陪伴她的只有漫漫黑夜和厚厚的墙砖。

外表华丽的王宫是彻骨冰冷的,令人窒息。没有温暖,没有爱。

身心到了承受极限的她决心奋起反击,而公众和舆论就是她的武器。她开始公开诉说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不公。

查尔斯坐不住了,也开始公开回应。他在访问中完全否认自己的出轨,完全否认对戴安娜不好。他完美地把皮球踢了回去。

两个人开始各种互掐,各种不留情面的相互指责,把他们的婚姻引入了绝境。

终于,她的一句“这段三个人的婚姻,未免太过拥挤”的惊世骇俗之言,引得英国女王勃然大怒,她勒令他们离婚。

1996年7月12日,两人达成离婚协议,结束了勉强维持15年的婚姻。

离婚后,查尔斯一如既往地继续他的王室生活,听歌剧,打球,游泳,骑马,若无其事,悠闲自在。

对他而言,戴安娜不过是一个王室的道具,需要由她来

迎合王室扮演听话的王妃角色。至始至终,他没有投入真心,当然进退自如,毫发无伤。

而她,投入了全部身心,却换回满身伤痛,离婚后,曾经簇拥着她奉承她的许多人也消失不见,将世态炎凉演绎得淋漓尽致。

她勇敢地站了起来,努力抗争自己的命运。她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公益和慈善事业。她也决心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的真爱。

她还坚持跳自己喜爱的芭蕾舞,那是她最好的减压方式。在民众眼里,她依然是那个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王妃。

在孩子眼中,她永远是美丽慈爱的母亲。她从不吝啬表达对孩子的爱。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深深爱着他们爱笑爱闹的妈妈,他们贪恋她温暖的拥抱。他们喜欢她爽朗的大笑。

一切似乎已然风平浪静。新的幸福生活仿佛正向戴安娜王妃招手。

灾祸的到来总是猝不及防。天妒红颜,1997年8月31日,在法国度假的戴安娜王妃和男友遭遇车祸身亡,她的生命定格在了36岁这一年,距离正式离婚短短一年时间。

戴安娜王妃,英格兰永远的铿锵玫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王冠对于当年只有二十岁的戴安娜似乎过于沉重了。

幼年时缺乏原生家庭的温暖和关爱,婚后得不到丈夫的温暖和关爱,更没有英国王室的支持和肯定,一度想寻求感情的慰藉却又遇人不淑遭遇出卖……

在人人称羡的华丽的表象下,她的身心早已伤痕累累。

好在她是勇敢的,更是坚强的。

无论自己遭遇了英国王室任何不公对待,也无论自己的婚姻生活有多么的痛苦不幸,她始终优雅灿烂地微笑着,用自己的真诚和真心,把关爱和问候送给全世界不幸的人们。

她与英国100多个慈善团体有联系,个人也是6个慈善团体的主席,还担任了英国红十字会的顾问。

去世前三个月,她访问波斯尼亚,为国际性禁止地雷运动作宣传。她身穿防

护服认真地走在插有骷髅标记的雷区旁的小道上,修长的身影是那么美丽。

勇敢而伟大的举动使她赢得了“和平王妃”的尊称。她用真诚和善良赢得了世界民众的心。

当年噩耗传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曾发表声明表示:“戴安娜的死使世界的贫困者和老弱病残者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道主义的声音。”

转眼,戴安娜王妃已香消玉殒二十年。二十年,沧海变桑田。英国民众爱戴王妃的心未变。威廉和哈里思念母亲的情未改。戴安娜王妃的生命因死亡得到了永生。

她是天使,是真善美的化身,终其一生,她用身心为世界带来真善美的音符,虽然生命给了她无尽的伤痛和折磨,但她没有自暴自弃,选择用美好和大爱回报了整个世界。

不虚伪,不造作。真诚,善良。热情,美好。

她没有得到查尔斯王子的爱,但她却得到了民众的心。她永远是英格兰历史中最美丽的铿锵玫瑰。

正如她生前的好友,著名歌唱家埃尔顿为她改写的《风中之烛》的歌中所唱的:别了,英格兰的玫瑰,你魂魄在天国飞扬,身后是一个国度的迷惘,我们如此思念,思念你情感的翅膀……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戴安娜王妃做到了。

她也成了歌中那朵玫瑰,在热爱她的民众心中永不枯萎。